<sup id="0kcqi"><div id="0kcqi"></div></sup>
  • <object id="0kcqi"><source id="0kcqi"></source></object>
    <label id="0kcqi"><source id="0kcqi"></source></label>
  • 今天是:
    1 2 3 4 5 6

    您現在所在的位置:首頁 > 一中新聞

    首頁

    一中新聞

    徐國鴻 | 我和我理解、追求的語文

          我不敢說自己語文水平有多高、能力有多強,但從小語文成績就還可以,大學讀的是中文系,現在當的是語文教師,有時也提筆寫點小詩陋文,總之,與語文緣分深矣。


          回顧自己學語文的經歷,從課堂上收獲的肯定有,但極少印象深刻的。說這個話無意否定我的語文老師們的辛勤付出。其實在我的中小學階段,遇到過好幾位很不錯的語文老師。


          我們那時讀書,是“放羊式”的,根本沒有現在這么多作業,老師也不會一味要求我們做作業,加上自己偷懶,還真沒做過多少題目;課堂雖然不像現在這么規范,倒也有老師的個性特點;而且老師非常鼓勵我們閱讀課外書,只是當時很難得到可供閱讀的書籍。一路走到現在,自己越想越覺得有助益,越回顧越清晰的,大概有這么些事。


    好的閱讀教學,能喚醒內生的閱

    動力,走上依靠閱讀成長之路


           那時候,“小人書”盛行,自己還未啟蒙認字,就已跟隨同村組的哥哥姐姐們迷上了“小人書”,即使母親出于家庭經濟困難對我購買“小人書”的行為進行高度打壓,我也一意孤行、執迷不悟。這有點像談戀愛,越打壓越執著,阻力越大,反抗的意志越堅定,甚至悲壯地把自己感動得稀里嘩啦。與我同齡的人,童年時的很大一部分幸福當與“小人書”有關。


          我那時就特迷“小人書”,尤其喜歡《西游記》系列,喜歡到一頁一頁臨摹手繪的地步。里面的山太漂亮啦,白描的奇山異水,寥寥幾筆,仙氣飄飄,變幻多姿,最符合吳承恩老先生想象的世界,而這個畫面世界,是被奉為絕對經典的1983版《西游記》電視劇所無法呈現的。


          我一直認為,極富中國特色的“小人書”,絕對是世界上最好的兒童讀物,它最能培養小孩的閱讀興趣,喚醒每個人內在的閱讀動力,走上依靠閱讀促進成長的道路。


          由圖多字少的“小人書”自自然然轉向了光有字基本無圖的章回小說,《楊家將》《岳家將》《隋唐演義》《七俠五義》《射雕英雄傳》《天龍八部》等很是讀了些。不知怎么的,后來又迷上了港臺言情小說,我至今都認為《彩霞滿天》是瓊瑤最好的作品。當然在這期間,四大名著也是讀了的。


          小學五年級的時候,神奇地獲得“三好學生”榮譽,更神奇的是得到了八十元錢的獎金,在那個年代,絕對是一筆巨款。獎金除了補貼家用,還被母親恩準托人買幾本書,我清楚地記得,用獎金買到的《少年文藝》十年合訂本、林語堂的《中國傳奇》是我真正買書藏書的開始。

     

          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從化學老師處借得一本《新時期全國獲獎短篇小說選》,在中考前的晚上熬個通宵如饑似渴地讀完,則是我接觸現當代純文學的開始,由此而迷上了沈從文、賈平凹、莫言等作家。

     

          高中學校有個小小的圖書室,書不多,卻新進了一批人民文學出版社的精裝版的世界文學名著。圖書管理員是位生物老師,卻喜歡寫新詩,擔任我們文學社的指導老師。關鍵是這人極懶散,沉醉于自己寫詩的事情中,見我喜歡讀書,不勝登記借書之煩,又不愿得罪我這個文學社社長,干脆把圖書室的鑰匙丟給我,隨我去讀。


          于是我一個人經常藏在里面,把這套叢書讀得差不多,《巴黎圣母院》《安娜·卡列尼娜》都是在這一時期讀的,連三卷本的《神曲》、四卷本的《靜靜的頓河》都讀下來了,而且讀得津津有味。


          真正接觸外國文學其實是從這里開始的。從這時也開始讀伽達默爾的《真理與方法》、尼采的《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等哲學書籍,讀得云里霧里,但總覺得是好東西,不懂,沒關系,慢慢會懂的。后來在大學也主要是泡圖書館過來的。

     

          我讀書實在也沒什么方法,就是傻讀笨讀,但我想,傻讀笨讀,讀多了也應該會有用的,就像竹籃打水,水可能打不上來,但籃子在不知不覺中干凈了。總覺得做什么事情過于講方法,不肯下苦功夫笨功夫,也許真不是什么好事。


          現在的學生書是真多,也很容易得到,但要么為了應付考試,只是記了些條條框框的功利性閱讀,要么是快餐式閱讀,一目十行,走心的沒有,都是假性閱讀、偽閱讀,真心覺得可憐和悲哀!


    好的寫作教學,不在于講技巧,

    于創造讓學生開悟的契機和情境

          關于作文,也有印象深刻的一些事。


          從讀小學四年級開始,不知道為什么老被安排去參加作文比賽,其實我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寫作文。自然每次都得不到獎,但老師還是安排我去(這里必須聲明,我家極貧困,那時也斷無送禮和老師搞好關系的意識)。


          終于有一次,我勉強得了個三等獎。奇怪得很,這次得獎的學生集中起來在一個地方培訓了幾天。因為第一次離開家和陌生人一起住在陌生的地方,我很不適應。當時老師培訓課上講了什么我都不記得,唯一的印象是,老師念了一篇《記一次乒乓球比賽》的范文,念完后放肆地表揚,總之就是好,好得不得了。


          文章寫得很長,把我覺得幾句話就說完了無可寫的簡單事情,寫得很具體很生動,由場內寫到場外,由當時寫到過去,還指向了未來。我聽完后好像突然明白,哦,這就是作文,作文原來是這么寫的。

     

          回到自己的小學后,老師布置的作文題目是“記有趣的……”。后來知道,小學的作文題目,翻來覆去不就這樣。我突然有了靈感,也突然有了寫作的沖動,也第一次記得我的作文寫的什么內容。對,我就寫《記有趣的乒乓球比賽》(千萬別誤會一個小孩子的純真,絕對不是抄襲和剽竊,那時根本沒這個概念)。

     

          我們那時的農村小學,條件太簡陋了。只有兩張爛球桌,偶爾不知哪里弄來的個把乒乓球,打癟了還得在開水中泡脹,哪怕是打爛了也不能退休。桌子倒不成問題,課桌、講臺、老師洗衣服的水泥板,都可以成為我們的球桌,短些、傾斜的、坑洼不平的問題,都可以克服。


          最麻煩的是沒有球拍,不過,這難不住我們這些山村頑童。把小木板削削就是球拍,實在沒有球拍,用光手掌也是可以的。


          最絕的是,有一次我被逼急了,因為大家伙定下的規矩是:沒有球拍不準上桌。我就從學校圍墻缺口處走到林子里,折來一根相對光滑的油茶樹棍當球拍。


          學了數學物理的朋友們都知道,乒乓球是球形的,茶樹棍子是圓柱形的,要用圓柱形的茶樹棍控制球形的乒乓球的軌跡,兩者只能是切點式的接觸,而且作用力的方向必須與乒乓球的直徑重合,難度系數之高,當今國乒總教頭都未必做得到。


          我至今震撼于當年自己的創意,而且驚訝自己當年還真以這種高難度堪稱絕技的方式參與了乒乓球活動,引得一些小伙伴紛紛仿效。我把這一切都寫進了我的這篇作文——《記有趣的乒乓球比賽》中。

     

          后來,我不斷回想,這篇作文很好地表現了山村小學的生活,突出了農村孩子樂觀向上、創意無極限的主題,揭示出中國乒乓球為什么能長盛不衰、傲視世界的深層原因。


          但就是這么一篇真情實感的作文,別提沒有被兒童文學編輯慧眼看上(因為沒有投稿意識),就連老師有沒有表揚我都不記得了,原稿也早已灰飛煙滅。不過沒有關系,榮譽都是浮云,作文該怎么寫,我好像真懂得了那么一點點。

     

          真正有境界的語文教學,特別是有境界的寫作教學,教師應該像道行高深的禪師,善于創造學生開悟的契機和情境,“嬉笑怒罵”“當頭棒喝”都能讓學生產生醍醐灌頂、如飲瓊漿的感覺。


    好的活動,不經意地參與,也許

    產生深遠的影響,收獲累累的碩果


          那個年代真是有些奇怪的事。讀初高中的時候,我們瀏陽縣的學生文學社團搞得很是紅火,一開聯誼會、筆會,參與學生有好幾百人,而且縣文聯主席,縣長都來講課。我迷上沈從文,無可救藥地愛上《邊城》,成為一個有“茶峒情結”的人,就源于我們縣文聯主席的一句話——“你們這些鄉里伢子,喜歡文學,怎么能不讀《邊城》,不讀沈從文?那搞得出什么名堂?”我從此寫的那些“抽屜文學”都打上了沈從文后來還有賈平凹的烙印,盡管我日后知道,世界那么大,優秀的作家那么多。

     

          雖然從小學開始,被老師逼著背了幾首課本上的古詩,但其實就是小和尚念經,沒啥感覺的。我在高中時喜歡上古典詩詞,也是有原因的。每天放學前有10分鐘讀報課,我們班主任兼語文老師也不組織我們讀報(當時應該是沒報紙可讀),就在黑板上寫上一首宋詞,也不怎么講,就隨便讀讀,也沒有什么要求,愛聽不聽的隨便,任其在學生間自生自滅。


          我呢,不知哪來的傻勁,認真抄錄下來,反復讀,覺得世界上還有這樣的東西,真好,有時還無病呻吟,填詞一首,其實意思都不怎么懂,更別說音韻格律的要求。

     

          我現在好像還能提起筆,搜腸刮肚湊一兩副勉勉強強的對聯,說來,也有難忘的事情。

     

          高中鄰班有一位老語文特級教師,不知哪來的想法,有一段時間,每周出個上聯寫在樓道間的小黑板上,面向學生征求下聯,每次公布還評個獎。我每次絞盡腦汁,每次信心滿滿,每次看榜忐忑不安,每次失魂落魄默默退走。但我就像曾國藩率湘軍打太平天國一樣,即使是屢戰屢敗,在給皇帝的折子中硬生生地改為“屢敗屢戰”。


          看著鄰班一位女生每次都輕輕松松得獎,真是羨慕嫉妒恨,五味雜陳。我實在咽不下這口氣,就不斷換筆名應征,一次用不同的筆名寫幾個不同字跡的下聯,趁著黑燈瞎火無人的時候,偷偷塞進投稿箱。


          終于有一個用我的真實名字的下聯得了個三等獎,雖然那個女生又是一等獎,但我覺得看到了勝利的曙光。結果,老語文特級教師頭腦中不知哪根弦斷了,這個活動竟然從此銷聲匿跡,悻悻之余也就從此硬生生中斷了我的對聯夢。

     

           直到參加工作十余年后的2012年,岳父七十大壽,我突發奇想,擬了副對聯祝賀他。那時還不興玩微信,也沒有多少人知道我為岳父寫的壽聯,奇怪的是,第二年,幾位校領導找我談話說,長沙每年高考都要寫考場對聯,各校明里暗里都在進行對聯大比拼,社會關注度高,我們學校不能落下風,以前都是退休的語文老師寫的,老人家年齡大了,身體也不是很好,學校希望培養個年輕人,決定讓我來試試。


          我不知道領導們為什么寄予我厚望,也不知道自己是否可以擔起這個重任,糊里糊涂按著從來不會拒絕領導指示的慣性,硬著頭皮接下了這個差事。


          一轉眼為長沙市一中高考考點寫了七年對聯,七年的同題作文呀,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熬過來的。但現在回想,自己在寫對聯這事上從來沒有拜過師,沒人指點過,能拿下這個活,并因此還得到一些肯定,真的還跟高中時參加的征聯活動密不可分。

     

           所以,我現在真心認為,教育教學活動很重要也很有意義,活動規模不在大,形式也不用太花里胡哨,貴在“真、小、實”。好的活動,不經意地參與,也許會產生深遠的影響,收獲累累的碩果。

    174b33ecde3f4ace982f21a6e3a0cc61.jpg

    我校徐國鴻老師和他的學生在一起


          我這個農村娃泥腳變硬,洗凈洗凈走進城里,頂著長沙市一中的光環,沐猴而冠、煞有介事做起了人民教師、人類靈魂的工程師,內心著實自卑得很,真怕貽誤了芙蓉國里這些冰雪聰明的學子們。


          我中學時候的一位老校長曾經在全校大會上講過一句擲地有聲的話,叫“誤人子弟,男盜女娼”,讓我至今想起都半夜冒冷汗,最怕的就是自己現在做的語文教學工作應驗了老校長的這句話,尤其是面對現在越出越刁鉆的題目,越來越繁復的各式語文資料,堆砌如山的語文作業,我不知道這究竟是怎么了。


          盡管出題背后的那些心思我可以一眼看透,我自己也命過不少還被同仁認可的題目,出過不少高考模擬試卷,但我真的懷疑,我們這是在教語文嗎?學語文真的這么無趣嗎?可不可以大家都省省心,做點最簡單、最基礎、最樸樸素素的事?

     

          回顧自己學語文,無非就是讀讀書報,誦誦詩文,練練筆,寫寫字,造造句,綴綴文,雖無甚成就,但好歹還葆有一份愛好。一味折騰師生,讓人避之唯恐不及,考完就趕緊丟掉的,那會是鮮活、富有情趣和生命力的語文嗎?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返璞可歸真。


          我感謝我學習成長的時代,感謝我的那些雖顯粗服亂頭卻不掩國色的語文老師,感謝淹沒在五光十色的時代洪流中的“小人書”,感謝那些從沒有想到載入史冊的小小語文活動。他們,才是我所理解和追求的語文,是我所以為的學語文的不二法門,是我堅持認為的推進新課程路上,不能拋棄的、最基礎也是最寶貴的元素。


    072ce8da2b7c4553ae7f57757c56c809.jpg

    文/徐國鴻  湖南省長沙市第一中學語文高級教師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18 www.caogenbianc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長沙市開福區清水塘路81號 郵編:410005
    湘ICP備05002443號 湘教QS7_201306_001537
    湘公網安備 43010502000882號

    最近的2019中文字幕国语电影,碰超免费国产97久久青草,出差我被公高潮A片,国产亚洲欧美日韩在线一区